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一期鹤一期】没题目的刀……

我真的想不出来题目……
谁给我想一个我就改改……

私设,本丸每把刃只能出现一振。
此二振鹤丸是第一次同时出现在一个本丸。


———————————————————————
  
  寂静的夜,无边的暗色。
  在黑暗中睁开眸子,夏天的夜里也还是这么燥热啊。
  脑海里,还残留着梦里的水色,以及那温柔的目光与笑容……
  “一期……一振……”唇瓣在夜色里张合,无声的吐出那刃的名字。
  闭上眸子,却也睡不着了。
  作为本丸算是有一定资历的刃,也就在演练场见过和自己相同的刃,然,一次出阵归来,本丸就多了一振自己,二振目啊…………
  主上虽然早早就上报了时之政府,却迟迟没有得到上头下的批令。
  二振目来时还是春景呢,如今已经入夏了,已经一个多月了麽……
  
——这一个月真是漫长啊。
  
  比如自己喜欢的一期和二振目的关系看起来很密切呢……
  坐在回廊上,看着和一期的弟弟们玩耍的二振目,唇角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抬起手臂覆住双眸,躺倒在回廊上,回忆起不久前在回廊和一期相遇,一期一振那躲闪的目光。
  是因为……因为二振目?
  
——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麽…………
  
  午餐结束之后,一如往常的笑着和光忠,俱利酱分开,独自踏上回廊,却在拐角看见了狐之助的身影。是政府的信件下来了吧,如是想着……
  手按上部屋的拉门,停顿了一会儿又收回。转身,毫不迟疑的向审神者的部屋而去。
  “主上……能进来吗?”表情凝重的对着关的紧紧的门开口。
  “嗯?是鹤丸吗?”审神者的声音传出。
  “是我。”
  “……进来吧。”
  拉开部屋的门,走进去之后不忘关上,也没有再逗弄审神者的心思,径直坐到审神者对面。
  沉默的垂下目光,找到了主上这里,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鹤丸有什么事吗?”审神者隐在布帘后的表情看不清楚,
  胸口闷闷的,有不好的预感呢……抿了抿嘴唇,终究还是开口:“时之政府的命令……下来了吧。”艰难的吐出这个陈述的句子……
  “鹤丸,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我会解决的。”审神者如此开口,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和慌乱。
  “解决办法是什么?”严肃的直视着审神者,即便看不见审神者的脸。
  “本丸的刃,只能存在一把……鹤丸,二振目,只能刀解,或者链结掉……”
  “主上……不让我管,是要刀解二振目?”
  “只有这个办法了。”
  沉默……沉默……只有这个办法了啊……
  “主上,可否,可否把我链结给二振目呢……”恍惚的开口,“不要问我为什么,如果只能留一振鹤丸,那么,就把我链结给二振目吧。”
  “鹤丸!”
  “求您……”
  “……好吧。”
  那个好字在耳边回转,主上答应了呢……一期,你喜欢他,那么我来成全你吧,一期……你会不会想起我呢。
  “一期,喜欢你……很喜欢你……”无声的把心声倾诉给夜色,一遍又一遍的……
  
——希望你幸福,只要你幸福便好。
  
  无力感涌动着,原来……这就是链结麽,如果融入二振目,那么,即便一期喜欢二振目,也能和他在一起吧……但是,意识是在被消磨麽……一期……一期……
  
  喜欢你……

——————————
联戏,鹤丸视角。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