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明唐初心

<明all明>猫吃鱼天经地义!极乐引!炮哥哥过来呀!来我怀里!

冷cp藏明……苍明,霸明加油!冲鸭!

花明也好次哎嘿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九条天的天是天使的天

长情伴你,此生不渝

三日鹤本命,小狐鹤预备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枢零,真遥(我爱真琴!)

不定时攻控受控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藏明】云无心以出岫

藏剑×明教
叶轻云×陆岫
be

  

  

  叶轻云是藏剑碎星门下弟子,也就是说他是个商人,因着利益往来,明面上笑着称兄道弟,暗里你死我活捅刀子放冷箭也没少做。

      叶轻云养了一只慵懒的猫儿,他自己明面上干干净净的,那只慵懒的猫儿替他把所有肮脏的活儿都承担了,他理所当然,因着他们是亲密的,叶轻云爱着依赖着占有着那只猫儿,也宠着他的猫儿。

        为什么说那只猫儿慵懒呢,一块儿靠在一起说这话,喝酒的酒杯忽然落在他身上,打湿了他一片衣摆,酒香沾了他一身,倒也不可惜,只是那只猫儿上一秒还听着他说话,笑声露了一半,随即就没了声响,唇角就带着笑闭上了眼睛靠在他肩头睡了过去。

  有时还会睡很久,怎么都叫不醒,不过他这只猫儿从未耽误他的事,该做的全部会替他做好,叶轻云寻了大夫看,大夫也说陆岫一切正常,不曾中毒,也没中蛊,虽是不清楚原因,倒也没什么异常。

  那只猫儿什么模样他都见过,在他面前柔软可爱的模样,被情欲染红了脸的模样,有时候也任性,琉璃一样的眸子瞪着他,叫他想抱着他一直抱着,他也曾央着他的猫儿带他去出任务,那只猫儿乐的去做那些悬赏单子,抵不过他央求,便一脸不乐意的带着他去,如同一柄锐利刀子的眼神,在夜色里敏捷的身形和闪着刀光的刀法,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的猫儿真漂亮,漂亮的他想现在就下去按着陆岫弄哭他。

  然后,叶轻云也见到了陆岫苍白脆弱的模样,可是是不是太晚了,那日,陆岫出去做任务,除掉最近总给叶轻云使绊子的一个对手,可是叶轻云等了一整夜,陆岫都不曾回来,叶轻云拧着眉拨着算盘珠子,简单的账目他无意间来来回回算了许多遍,他心慌的不行。

  不多久,他那对头派了人来,那人在他难看的脸色下,一脸恐惧的说,他们主子邀请他有事相商,叶轻云直觉跟陆岫有关,稍稍压了衣角,顺了鬓发马尾便跟着去了。
  
        对方想叫他让了那笔生意,否则就叫他再也见不到陆岫,然后他让了……想着以后再也不叫他那只猫儿乱来了,做这些太危险了,就该圈着他那只猫儿,抱在怀里宠着。

  可是,叶轻云最后抱在怀里的是一具苍白的冰冷的尸体,他从那些抓到陆岫的人手里听闻,他的猫儿挥出的刀差点就抹了那人的脖子,可无疾而终,反而是那只猫儿踉跄着倒了下去,陆岫睡着了,若是平时,他一定宠溺着,笑话他的猫儿越发慵懒了,可现在他一点都笑不出来,那些人打了他的猫儿半个晚上,他的猫儿醒过来,什么都没说,红着眼睛挣扎,然后咬舌自尽了……

     他叶轻云明明养得起陆岫,陆岫最近总是这么忽然睡过去,他怎么放心让陆岫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

  为什么,他就没能保护好那只猫儿呢……

  每年,叶轻云总要去明教一段时间,他要去看看三生树,看看被他送回明教埋葬的小猫儿,然后,他在大漠的风沙里救了一只小猫崽,跟他的猫儿一模一样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就能想起自己那只猫儿。

  小猫儿,会不会在奈何桥上等着自己去找他。

  小猫儿,有没有想他,那么粘人的猫儿,肯定想他了。

  叶轻云养着那只小猫崽子,只允他修了明尊,教他官话,纯纯正正的官话,叶轻云远远的看着那双眼睛,然后怀念着他的猫儿,他那只猫儿可懒了,官话不会几句,自己想教的时候都滚到床上去了,后来……就算学会了些,也带着些波斯语调,还被叶轻云教出了杭州的方言调子,带了些吴侬软语,他再也碰不到一个像陆岫那样的人了,他也不允许,没有人能代替陆岫……

  没有陆岫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那只猫崽子倒是长得快,那双眼睛,除了瞳色,也越来越不像陆岫了。

  再后来那只猫崽子终于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带过来给自己看,瞧着那被他牵着的藏剑弟子,叶轻云瞧着他们许久,觉得和年轻时候的自己和陆岫有些像,他们也曾这样牵着手,他也带陆岫去见过自己的师父……

  叶轻云回神,他勾出抹笑来嘱咐两人照顾好对方,保护好对方,带着些嘱咐和期许。

  “祝福你们幸福,平安。”

  瞧着他们脸上勾起的笑容,甜的吧……叶轻云心里有些满足,像是看着年轻的自己和陆岫。

  在一个秋日,叶轻云终于梦见了陆岫,从自己和陆岫的初遇,到倾心,他梦见自己给他取了陆岫的汉名,带着自己的私心。

  他梦见自己把陆岫从明教带到长安,带到成都,带到杭州,他梦见自己带着陆岫走过街市,他梦见了他买给陆岫的第一串糖葫芦,陆岫闪亮亮的眼睛,他梦见陆岫开始嗜睡的日子,他梦见那日陆岫要出去做任务时他拉住了陆岫,把人搂回怀里,他梦见陆岫再也没出去做过任务,他终日和陆岫形影不离,他梦见他抱着陆岫一起窝在秋千上,他梦见他和陆岫一起白了头,脸上爬满了皱纹。

  可是画面一转,他梦见陆岫满身血躺在他怀里,那双好看的眼睛带着笑瞧着他,张嘴对着他说:“阿云,我要吃糖葫芦,要最甜的。”

  “我想你了。”

——————————————————————

暖一下冷cp,实在是没粮吃快饿死了
另外,没玩过游戏,有什么设定上的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进的!!!!!
真的很抱歉,第一次就……一把刀QAQ,因为情绪低落的时光写的吧……后来想改的时候我已经写了近一千字,猫儿已经……凉了……
文笔不好,不好吃大概QAQ……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神对人类说:“我治愈你,所以才伤害你;我爱你,所以才惩罚你。”

God says to man,I heal you therefore I hurt, love you therefore punish.

【三日鹤】若是春意来

ooc自白。

若是春意来,自是你同归。

拈着樱花的花枝在春天里向我跑来,那个场景成了我永远的珍藏,你曾和我约定好,春天就会回来的。

我护着你,和你一起赏花饮茶。

我一直,在等你。

小小的白团子,被五条大人带来,大胆的扯着我的袖子,心瞬间就柔软下来,我没有认为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刀剑,会被送到需要我们的人手里,可是,鹤哟,那时你在我眼里,柔软漂亮,我想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所以才和你做了约定。

我想,我们总会在某一天,重新碰见,我能再次抚摸你的发顶,把你抱在怀里。

可是,鹤哟,整整千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和你错过。

我等了千年,春天走了又来,看遍了四季的风光,我还捧着茶杯,看着窗外的樱,身边,独缺一个你。

年复一年。

春已至,人未归。

调皮的白鸟,何时能归来呢?

鹤丸:“小傻瓜。”

三日月:“??????”

【小狐鹤】体温

ooc……幻想h,对,没有h


黄昏时分,高大的山峦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因着大雨早就暗沉的天色如同被墨水浸过,暗沉到隔着一点距离就看不清人影。

鹤丸国永凑到小狐丸身边,把自己整个塞进小狐丸怀里去,较之日常闹腾的性格,此刻安稳乖巧的像只假鹤。

在小狐丸怀里抬头,伸直了脖子往小狐丸脸前凑,想要去看清小狐丸瑰丽的红色眸子,真漂亮啊……鹤丸国永这样想着,却在夜雨的掩映下,渐渐看不清楚。

“还是害怕麽?”

“害怕。”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在小狐丸耳边响起,他手环着小狐丸的脖子,手指在揉捏小狐丸披散在背上的发,指尖纠缠着几缕发丝,却也带了几分温软和小心。

“你看起来也没多害怕。”

“因为小狐丸大人在啊。”轻轻的贴过去蹭着对方的脸颊,鹤丸国永语气里带了一丝轻松:“小狐,你很温暖啊。”

散开的衣带,贴合的身体,唇舌交缠,鹤丸搂紧了小狐丸的脖子,顺带揪疼了小狐丸的头皮,小狐丸轻咬了怀里人的唇瓣,空出手去抓鹤丸揪着自己头发的手,十指相扣,把人压到床褥里

“可真美味啊……”小狐丸勾了唇角瞧着身下的人。

“那小狐还在等什么呢。”不同于平常的羞涩,大胆又魅惑………………

——————————————————
虽然没有驾照,但我有一颗想当司机飙车的心,过过瘾

连接上一条……动态……

没办法编辑进去了,可惜

【三日月宗近奋斗史】(bushi)

三日月宗近那什么……身价不菲!!!!!

中文那个……我要说的……

购物车……去超市买一只富豪到烧钱取暖的鹤!!!!!

三日月宗近怎么可能会被贫穷困住脚步?
三日月宗近的茅草屋………会变成皇宫的!

【小狐鹤】小狐丸和小狐丸大人

……你就是你

cp小狐鹤,有提到两次三日月,无关紧要。

似乎看不出来什么情感,有点日久生情的感觉。

————————————————————————————————————

在鹤丸被锻出,付丧神初显,不能显现多久便需要回本体修养,似是一副随时都能消散的模样的时候,五条国永把他带到三条家,说是让鹤丸沾沾三条大人家刀剑付丧神的灵气,身体能更稳定些。

被留在三条家时,显现是在半夜,看到自己来了陌生的地方,倒也不害怕,充满好奇的决定在三条家探险。

至于没走多远就碰到半夜出来觅食的小狐丸,小狐丸看着小小的孩子,安抚了一下自己被忽然出现的影子吓了一跳的心,摸摸发尾决定照顾一下这个刚刚显现的同类,拿着自己的夜宵,坐到一边的回廊上,问鹤丸要不要吃点东西。

鹤丸看着小狐丸手里的食物,凑了过去,坐在一边,慢慢的感觉有些冷了,小狐丸身上传来的温度让他想靠近,至于最后他是怎么坐到小狐丸怀里,还吃掉了小狐丸所有夜宵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狐丸颇有几分情绪低落,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把鹤丸送了回去,趴在小狐丸怀里的孩子,一只胳膊抱着小狐的脖子,一只手则抓了小狐丸宝贝的毛发抚摸。

第二天白天鹤丸倒是出来了,等小狐丸看见的时候他正一副乖巧模样的和还是半大少年模样的三日月坐在一起,拿着一个大福似乎是想让三日月吃。

小狐丸不禁有点担心,三日月那个脾气,不会欺负鹤丸吧,走过去想拦一下鹤丸,让他别惹恼了三日月。

小狐丸想接了那个大福,却被鹤丸护食似的收了回去,连三日月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我……”脑子里转了一圈,颇有几分纠结的鹤丸想起来,这是昨晚那个非常温暖柔软,照顾自己的人,所以不想拿手里的大福给他,但是,他会不会难过,昨晚自己吃掉了他的夜宵,“这个是我送给三日月大人的。”稍一思索,把大福放在旁边的点心盘子里,抬手伸到背后去够自己的兜帽,终于把里面塞着的一个纸包,打开拿出一个大福,递给小狐丸,“这个给你吃!小狐丸!”

看到小狐丸,把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的三日月扔到脑后,抓了小狐丸的手臂,让小狐丸带他去玩。

“为什么三日月是三日月大人,我不是小狐丸大人?”小狐丸低头去看鹤丸,雪白的发丝在阳光里似乎会发光,看起来很柔软,小狐丸想要摸一摸。

“因为小狐丸就是小狐丸。”

“小狐丸,你吃饭时不会吃到头发麽?”

“小狐丸,我帮你扎头发吧!”

“哇!别打我,我真的不会再给你扎辫子了!”

每天听着鹤丸喊小狐丸,小狐丸都习惯了,虽然还是想不通鹤丸为什么喊三日月他们都是三日月大人什么的,只有他,看来自己是特别的啊。

眼睁睁看着脆弱柔软的付丧神个子一天一个样的长起来,虽然还是要比自己矮不少,每天撒欢一样到处跑,一天也不一定见到一次人影,趁着三日月睡着偷偷往他头上攒樱花,给小狐丸塞芥末稻荷寿司,爬上爬下的,倒是在人前乖巧的很。

这样的时光也不错,小狐丸这样想着,坐在回廊上梳着自己的毛发,一边搁着茶水和油豆腐,就看到鹤丸穿着整齐,手背在身后朝他走了过来,纤细的身材,身上却似带了一圈光晕,大大的笑容。

“小狐丸大人。”

对于这个曾经让自己耿耿于怀的称呼,此时听到,小狐丸却觉得有些别扭,没等小狐丸说什么,鹤丸背在身后的手伸出,用纸包着的食物传出好闻的香味,是油豆腐,小狐丸狐疑的看了一眼鹤丸,“不会又加了料吧。”

“怎么会!我特意做给你的!”鹤丸似是一瞬间破功,气呼呼的看着小狐丸,把纸包塞给他,扭头就要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半侧过脑袋,张口说了句什么,风吹乱了鹤丸的发丝,那一瞬间吹起的风,吹走了鹤丸不大的声音,他没听清楚鹤丸说了什么。

但是,他记得,那天之后,鹤丸不见了。

————————————————————————————————

其实,比如,小狐丸第二次看见鹤丸的时候,鹤丸递给三日月吃的大福其实是加料的

还记得小狐丸昨晚的好,所以不想坑小狐丸的鹤鹤,脑子不怎么拐的过弯,但是他那时候就是一块吃的都能收买的。

类似于孩子的友谊,很容易建立起来。

给天尼打call!!!!!

试图。。。。。。





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