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你够!明明是你自己不愿意爬出去↑↑↑】

hhhh……我有毒有毒……

【三日鹤】到我身边来/你离我远点儿



三日月坐在回廊的中间,对着不远处躲在树荫下乘凉的鹤丸招手。

“鹤哟,到我身边来。”

鹤丸有些不情愿的踩着回廊边的阴影移了过去,坐在离三日月有一米处的右边的回廊上,侧头看向三日月。

“叫我过来什么事?”

“鹤再离我近点儿。”

“不要。”

“为什么,鹤不爱我了吗?”

“……三日月,你哪学的那么……那么羞耻的发言啊!”

说着鹤丸又往右边移动了一些距离。

“嘛……看着鹤就觉得很凉快呢,过来我这边吧。”

“不要。”

“那爷爷我移过去好了。”

说着向鹤丸所在的右边移动。

“三日月你离我远点儿啊,不要往这边移啊……看着你就觉得很热啊!”

——————————————————

就很想写成两篇,

一篇三日月的【鹤哟,到我身边来】

一篇鹤丸的【三日月,你离我远点儿】

我没从三日鹤脱坑……我爱三日鹤,我爱三日鹤,我爱三日鹤,三日鹤好棒,三日鹤有那么好!三日鹤那么甜,三日鹤超可爱,三日鹤是命运,三日鹤!三日鹤!三日鹤!

催眠我自己……玩名朋玩的满脑子水仙鹤和鹤一期……玩的第一本命cp我都快忘了……

【双鹤】凋零的龙胆花

对,就是520说的那篇BE
解释看文下

*龙胆花

 
  
  
炎炎夏日,蝉声喧嚣。
  
快速的踏上本丸的回廊,羽织的袖子在燥热的空气里划出一个弧度,不留一丝痕迹,带起丝丝的风,却不能缓解丝毫的燥热,只是,却也顾不得那燥热了,想要马上见到他呢!
  
“鹤!”带着欢喜的声音从自己嘴唇里传出,——呀嘞呀嘞!这跟预想的可不一样啊!带着丝丝无力的抬起左手想捂住自己的脸,却又因满手的鲜血而作罢。
  
看着正在内番的白色身影转身看向自己的方向,抬起的左手顺势举过头顶,对着那刃挥动手臂。
  
血迹斑斑的羽织似乎如愿的吸引了那刃,让他如自己愿的靠近,只是,自己已经没办法装作受了重伤吓那刃了,刚刚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怎么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一身纯白的内番服,和自己一样的银发,一样的金眸,含着笑容的唇角,胸口鼓胀着,脸颊慢慢的升温。
  
那刃抬手伸向自己——“哇!别靠近我了啊!”连忙后退,阻止他的触碰:“弄脏你衣服很难洗啊!”
  
虽说染上赤红就更像鹤了,但——我也做不到亲眼看着这些血污玷污我纯白的鹤啊。
  
“呐!有想要给你的惊喜哦!”对着刃眨眨金色的眸子,把一直放在身后的右手伸出,手里的龙胆花依旧鲜艳娇嫩的开放着,花瓣舒展着优美的弧度,把花束直接捧到刃面前,遮挡住对方看自己的目光,侧过头呼了一口气,试图平息有点慌乱的心情。
  
面前的刃没有抬手去接花束,时间都变得缓慢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带着温柔宠溺的笑容看着自己,温柔的想让人落荒而逃。

时间的流逝完全被忽略,只是忍不住直视着面前的刃的眼睛,仔细一点,再仔细一点……

为什么要用那样悲伤的眼神看着我呢……

不顾手上的血渍,抬手只想触摸面前的刃,抓住他……抓住他……不抓住就他会消失,再也见不到他的感觉在心头,在脑海炸开,痛痛痛……

伸出的指尖什么都没有碰到……手臂穿过面前的刃的身体,那刃忧伤的看着自己,笑着开口说了什么……可是……听不见……听不见……眼睁睁的看着那刃消失在眼前,你说了什么啊!你回来说清楚啊!

娇艳的龙胆花束被重力坠到回廊的木地板上,颤瑟的花瓣抖了抖归于平静,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成皱巴巴的干花,然后又消磨成粉末消散于吹过的夏风……

眼睛承受不住的透明水滴,滑落眼眶……你在哪啊?你去哪里了?不是说好会永远都在一起么……

“……嘛……又梦到了啊……”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着房顶,眼角的泪珠依旧在滑落,已经过了多久了…………想不起来了……罢了罢了…………

终于,那心痛的感觉泛过去……,擦掉残余的泪痕,起身披上羽织,坐在回廊上。

抬头看向刚刚泛出鱼肚白的天色,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夏天真是讨厌呢……”

——————————————
消失在夏天的恋人和枯萎在夏天的龙胆花
行踪不明,却怎么也找不到的恋人
每一个夏天都能无数次的在梦里回溯那一束龙胆花与恋人消失前,最后一次碰面的场景
悲伤的恋情,悲伤的过往,悲伤的梦境
发生在夏季的所有
所以夏天真是讨厌啊。

——————————————————


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才好……

本来是个超级带感的刀子

讨论了七个小时就……就……

变成搞笑……

和专莓联文简直……要命…………

我俩讨论的鹤一期来着……
虽然完全分不清是一期鹤还是鹤一期……

【一期鹤一期】没题目的刀……

我真的想不出来题目……
谁给我想一个我就改改……

私设,本丸每把刃只能出现一振。
此二振鹤丸是第一次同时出现在一个本丸。


———————————————————————
  
  寂静的夜,无边的暗色。
  在黑暗中睁开眸子,夏天的夜里也还是这么燥热啊。
  脑海里,还残留着梦里的水色,以及那温柔的目光与笑容……
  “一期……一振……”唇瓣在夜色里张合,无声的吐出那刃的名字。
  闭上眸子,却也睡不着了。
  作为本丸算是有一定资历的刃,也就在演练场见过和自己相同的刃,然,一次出阵归来,本丸就多了一振自己,二振目啊…………
  主上虽然早早就上报了时之政府,却迟迟没有得到上头下的批令。
  二振目来时还是春景呢,如今已经入夏了,已经一个多月了麽……
  
——这一个月真是漫长啊。
  
  比如自己喜欢的一期和二振目的关系看起来很密切呢……
  坐在回廊上,看着和一期的弟弟们玩耍的二振目,唇角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抬起手臂覆住双眸,躺倒在回廊上,回忆起不久前在回廊和一期相遇,一期一振那躲闪的目光。
  是因为……因为二振目?
  
——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麽…………
  
  午餐结束之后,一如往常的笑着和光忠,俱利酱分开,独自踏上回廊,却在拐角看见了狐之助的身影。是政府的信件下来了吧,如是想着……
  手按上部屋的拉门,停顿了一会儿又收回。转身,毫不迟疑的向审神者的部屋而去。
  “主上……能进来吗?”表情凝重的对着关的紧紧的门开口。
  “嗯?是鹤丸吗?”审神者的声音传出。
  “是我。”
  “……进来吧。”
  拉开部屋的门,走进去之后不忘关上,也没有再逗弄审神者的心思,径直坐到审神者对面。
  沉默的垂下目光,找到了主上这里,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鹤丸有什么事吗?”审神者隐在布帘后的表情看不清楚,
  胸口闷闷的,有不好的预感呢……抿了抿嘴唇,终究还是开口:“时之政府的命令……下来了吧。”艰难的吐出这个陈述的句子……
  “鹤丸,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我会解决的。”审神者如此开口,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和慌乱。
  “解决办法是什么?”严肃的直视着审神者,即便看不见审神者的脸。
  “本丸的刃,只能存在一把……鹤丸,二振目,只能刀解,或者链结掉……”
  “主上……不让我管,是要刀解二振目?”
  “只有这个办法了。”
  沉默……沉默……只有这个办法了啊……
  “主上,可否,可否把我链结给二振目呢……”恍惚的开口,“不要问我为什么,如果只能留一振鹤丸,那么,就把我链结给二振目吧。”
  “鹤丸!”
  “求您……”
  “……好吧。”
  那个好字在耳边回转,主上答应了呢……一期,你喜欢他,那么我来成全你吧,一期……你会不会想起我呢。
  “一期,喜欢你……很喜欢你……”无声的把心声倾诉给夜色,一遍又一遍的……
  
——希望你幸福,只要你幸福便好。
  
  无力感涌动着,原来……这就是链结麽,如果融入二振目,那么,即便一期喜欢二振目,也能和他在一起吧……但是,意识是在被消磨麽……一期……一期……
  
  喜欢你……

——————————
联戏,鹤丸视角。

【双鹤】龙胆花


  
  炎炎夏日,蝉声喧嚣。
  
  快速的踏上本丸的回廊,羽织的袖子在燥热的空气里划出一个弧度,不留一丝痕迹,带起丝丝的风,却不能缓解丝毫的燥热,只是,却也顾不得那燥热了,想要马上见到他呢!
  
  “鹤!”带着欢喜的声音从自己嘴唇里传出,——呀嘞呀嘞!这跟预想的可不一样啊!带着丝丝无力的抬起左手想捂住自己的脸,却又因满手的鲜血而作罢。
  
  看着正在内番的白色身影转身看向自己的方向,抬起的左手顺势举过头顶,对着那刃挥动手臂。
  
  血迹斑斑的羽织似乎如愿的吸引了那刃,让他如自己愿的靠近,只是,自己已经没办法装作受了重伤吓那刃了,刚刚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怎么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一身纯白的内番服,和自己一样的银发,一样的金眸,含着笑容的唇角,胸口鼓胀着,脸颊慢慢的升温。
  
  那刃抬手伸向自己——“哇!别靠近我了啊!”连忙后退,阻止他的触碰:“弄脏你衣服很难洗啊!”
  
  虽说染上赤红就更像鹤了,但——我也做不到亲眼看着这些血污玷污我纯白的鹤啊。
  
  “呐!有想要给你的惊喜哦!”对着刃眨眨金色的眸子,把一直放在身后的右手伸出,手里的龙胆花依旧鲜艳娇嫩的开放着,花瓣舒展着优美的弧度,把花束直接捧到刃面前,遮挡住对方看自己的目光,侧过头呼了一口气,试图平息有点慌乱的心情。
  
  面前的刃没有抬手去接花束,时间都变得缓慢了,面颊持续升温……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抬高的右上往下滑落到刃的胸口,往前一送,直接把花按进刃怀里,左手抓住兜帽扣到头上,留下一句气弱的“啊……我去换干净的衣服”转身就跑,绝对不是害羞的!只是……只是衣服上的血渍太难以忍受了!
  
  自己怎么这么蠢!满身血腥味的去送他花……用白色的毛巾漫不经心的擦着湿漉漉的白发,然后换上内番服,看着衣柜里对方的出阵服恍惚,鬼迷心窍一般的抬手把对方的羽织拿起抖开,披在身上,用兜帽遮住脑袋,嗅着刃的气息……
  
  再次回忆起拐过回廊时撇见的那一幕,白皙的手捧着龙胆花束,微微低头嗅着花香,眸子里的温软让已经平息的心跳再次加速的跳动起来……
  
  “龙胆花……果然和他很相衬啊…………”

————————————————————————————
520发糖——

【三日鹤】我家婶婶是个三日鹤厨(四)

ooc属于我,鹤让我先摸……


——————————————————————

“鹤先生?”

“光坊,你觉得三日月怎么样?”

“三日月大人啊,美丽又温和,还是把很强大的刀!”烛台切光忠一脸三日月宗近是把完美的刀的表情让鹤丸有点懵…………

然而……“把鹤先生交给三日月大人很让刃放心啊。”烛台切光忠补充说到。(PS:其实这才是重点吧……

“呀嘞?光坊!你在乱说什么???!!!”

“嗯?”烛台切光忠也有点懵……鹤先生这个反应有点激烈啊……

“什么叫把我交给三日月啊!”

“鹤先生不是和三日月大人在一起麽?”

“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主上说你们在谈恋爱。”

“你就信了?”

“鹤先生和三日月大人一直在一起呆着,关系看起来很亲密呢。”

“……………………”

“鹤先生?”

“主上跟多少刃说过……这话?”

“全本丸的刀……都知道啊。”

“………………我就很绝望。”


————————————

好久没更新了大概——————于是半夜就————炸个尸——————————

这是发生了什么……

放我进去一期哥,我是鹤丸藤四郎!

神级ooc

————————————————————————

(感觉已经再也没有脸见人了)

“呀嘞呀嘞……无聊的要死掉了啊……”双臂向后,撑在回廊上,四周一片平静,然而自己刚刚说出这句话,就听到回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到一期一振提着已经拔出刀鞘的本体冲着自己快步走来……

“鹤!丸!国!永!”看到自己的一期一振压抑着怒气开口……哇!这可真是个了不得的惊吓!一期生气到都不用敬语了!

立马起身就跑,“一期,你至于这么生气么!”

“你站住!”

“我不就在你洗澡的时候拿走了你的衣服麽……好歹我还给你留了一条胖次啊!”我边跑边喊。

“鹤丸殿……你是不是忘了,昨天你挖的陷阱!”

“啊嘞?我在陷阱里铺了软软的垫子,就是掉进去了也没事吧!”

“弄脏了主殿刚送给乱的小裙子!”杀气腾腾的声音传来!

“我帮乱洗……你别追着我砍了行麽……”

“昨晚是你半夜扮鬼吓到了秋田和五虎退吧!”

“我去道歉……”

“包丁的点心里被撒了辣椒粉也是你干的吧!”

“我重新赔包丁一份点心!”

“博多的小判也被你藏起来了没错吧!”

“………………”

“五虎退的小老虎也是你抱到万叶樱树上才下不来的吧!”

“粟田口部屋里的果汁变成了果酒也是你做的吧!鹤!丸!殿!?在下没说错吧!”

“一期……我错了……”用尽全力的跑着……但是越说越生气的一期似乎越来越快了,迅速的跑出本丸大门……从外面关上,死死的拉住门环(有这东西存在麽……)

“啪嗒”

“鹤丸殿,既然您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了。”一期平稳的说着,从里面扣住了本丸的大门。

“…………啊嘞?”懵了三秒用力的推着本丸的门试图推开……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

“一期……我错了……我保证我再也不恶作剧了,你放我进去吧!”

“一期………………!!!”然而不管怎么说,一期一振始终无动于衷。

“放我进去一期哥,我是鹤丸藤四郎!”欲哭无泪的喊出乱七八糟的话…………

———————————————————————

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