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明唐初心

<明all明>猫吃鱼天经地义!极乐引!炮哥哥过来呀!来我怀里!

冷cp藏明……苍明,霸明加油!冲鸭!

花明也好次哎嘿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九条天的天是天使的天

长情伴你,此生不渝

三日鹤本命,小狐鹤预备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枢零,真遥(我爱真琴!)

不定时攻控受控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三日鹤】若是春意来

ooc自白。

若是春意来,自是你同归。

拈着樱花的花枝在春天里向我跑来,那个场景成了我永远的珍藏,你曾和我约定好,春天就会回来的。

我护着你,和你一起赏花饮茶。

我一直,在等你。

小小的白团子,被五条大人带来,大胆的扯着我的袖子,心瞬间就柔软下来,我没有认为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刀剑,会被送到需要我们的人手里,可是,鹤哟,那时你在我眼里,柔软漂亮,我想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所以才和你做了约定。

我想,我们总会在某一天,重新碰见,我能再次抚摸你的发顶,把你抱在怀里。

可是,鹤哟,整整千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和你错过。

我等了千年,春天走了又来,看遍了四季的风光,我还捧着茶杯,看着窗外的樱,身边,独缺一个你。

年复一年。

春已至,人未归。

调皮的白鸟,何时能归来呢?

【小狐鹤】体温

ooc……幻想h,对,没有h


黄昏时分,高大的山峦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因着大雨早就暗沉的天色如同被墨水浸过,暗沉到隔着一点距离就看不清人影。

鹤丸国永凑到小狐丸身边,把自己整个塞进小狐丸怀里去,较之日常闹腾的性格,此刻安稳乖巧的像只假鹤。

在小狐丸怀里抬头,伸直了脖子往小狐丸脸前凑,想要去看清小狐丸瑰丽的红色眸子,真漂亮啊……鹤丸国永这样想着,却在夜雨的掩映下,渐渐看不清楚。

“还是害怕麽?”

“害怕。”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在小狐丸耳边响起,他手环着小狐丸的脖子,手指在揉捏小狐丸披散在背上的发,指尖纠缠着几缕发丝,却也带了几分温软和小心。

“你看起来也没多害怕。”

“因为小狐丸大人在啊。”轻轻的贴过去蹭着对方的脸颊,鹤丸国永语气里带了一丝轻松:“小狐,你很温暖啊。”

散开的衣带,贴合的身体,唇舌交缠,鹤丸搂紧了小狐丸的脖子,顺带揪疼了小狐丸的头皮,小狐丸轻咬了怀里人的唇瓣,空出手去抓鹤丸揪着自己头发的手,十指相扣,把人压到床褥里

“可真美味啊……”小狐丸勾了唇角瞧着身下的人。

“那小狐还在等什么呢。”不同于平常的羞涩,大胆又魅惑………………

——————————————————
虽然没有驾照,但我有一颗想当司机飙车的心,过过瘾

【三日月宗近奋斗史】(bushi)

三日月宗近那什么……身价不菲!!!!!

中文那个……我要说的……

购物车……去超市买一只富豪到烧钱取暖的鹤!!!!!

三日月宗近怎么可能会被贫穷困住脚步?
三日月宗近的茅草屋………会变成皇宫的!

【小狐鹤】小狐丸和小狐丸大人

……你就是你

cp小狐鹤,有提到两次三日月,无关紧要。

似乎看不出来什么情感,有点日久生情的感觉。

————————————————————————————————————

在鹤丸被锻出,付丧神初显,不能显现多久便需要回本体修养,似是一副随时都能消散的模样的时候,五条国永把他带到三条家,说是让鹤丸沾沾三条大人家刀剑付丧神的灵气,身体能更稳定些。

被留在三条家时,显现是在半夜,看到自己来了陌生的地方,倒也不害怕,充满好奇的决定在三条家探险。

至于没走多远就碰到半夜出来觅食的小狐丸,小狐丸看着小小的孩子,安抚了一下自己被忽然出现的影子吓了一跳的心,摸摸发尾决定照顾一下这个刚刚显现的同类,拿着自己的夜宵,坐到一边的回廊上,问鹤丸要不要吃点东西。

鹤丸看着小狐丸手里的食物,凑了过去,坐在一边,慢慢的感觉有些冷了,小狐丸身上传来的温度让他想靠近,至于最后他是怎么坐到小狐丸怀里,还吃掉了小狐丸所有夜宵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狐丸颇有几分情绪低落,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把鹤丸送了回去,趴在小狐丸怀里的孩子,一只胳膊抱着小狐的脖子,一只手则抓了小狐丸宝贝的毛发抚摸。

第二天白天鹤丸倒是出来了,等小狐丸看见的时候他正一副乖巧模样的和还是半大少年模样的三日月坐在一起,拿着一个大福似乎是想让三日月吃。

小狐丸不禁有点担心,三日月那个脾气,不会欺负鹤丸吧,走过去想拦一下鹤丸,让他别惹恼了三日月。

小狐丸想接了那个大福,却被鹤丸护食似的收了回去,连三日月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我……”脑子里转了一圈,颇有几分纠结的鹤丸想起来,这是昨晚那个非常温暖柔软,照顾自己的人,所以不想拿手里的大福给他,但是,他会不会难过,昨晚自己吃掉了他的夜宵,“这个是我送给三日月大人的。”稍一思索,把大福放在旁边的点心盘子里,抬手伸到背后去够自己的兜帽,终于把里面塞着的一个纸包,打开拿出一个大福,递给小狐丸,“这个给你吃!小狐丸!”

看到小狐丸,把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的三日月扔到脑后,抓了小狐丸的手臂,让小狐丸带他去玩。

“为什么三日月是三日月大人,我不是小狐丸大人?”小狐丸低头去看鹤丸,雪白的发丝在阳光里似乎会发光,看起来很柔软,小狐丸想要摸一摸。

“因为小狐丸就是小狐丸。”

“小狐丸,你吃饭时不会吃到头发麽?”

“小狐丸,我帮你扎头发吧!”

“哇!别打我,我真的不会再给你扎辫子了!”

每天听着鹤丸喊小狐丸,小狐丸都习惯了,虽然还是想不通鹤丸为什么喊三日月他们都是三日月大人什么的,只有他,看来自己是特别的啊。

眼睁睁看着脆弱柔软的付丧神个子一天一个样的长起来,虽然还是要比自己矮不少,每天撒欢一样到处跑,一天也不一定见到一次人影,趁着三日月睡着偷偷往他头上攒樱花,给小狐丸塞芥末稻荷寿司,爬上爬下的,倒是在人前乖巧的很。

这样的时光也不错,小狐丸这样想着,坐在回廊上梳着自己的毛发,一边搁着茶水和油豆腐,就看到鹤丸穿着整齐,手背在身后朝他走了过来,纤细的身材,身上却似带了一圈光晕,大大的笑容。

“小狐丸大人。”

对于这个曾经让自己耿耿于怀的称呼,此时听到,小狐丸却觉得有些别扭,没等小狐丸说什么,鹤丸背在身后的手伸出,用纸包着的食物传出好闻的香味,是油豆腐,小狐丸狐疑的看了一眼鹤丸,“不会又加了料吧。”

“怎么会!我特意做给你的!”鹤丸似是一瞬间破功,气呼呼的看着小狐丸,把纸包塞给他,扭头就要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半侧过脑袋,张口说了句什么,风吹乱了鹤丸的发丝,那一瞬间吹起的风,吹走了鹤丸不大的声音,他没听清楚鹤丸说了什么。

但是,他记得,那天之后,鹤丸不见了。

————————————————————————————————

其实,比如,小狐丸第二次看见鹤丸的时候,鹤丸递给三日月吃的大福其实是加料的

还记得小狐丸昨晚的好,所以不想坑小狐丸的鹤鹤,脑子不怎么拐的过弯,但是他那时候就是一块吃的都能收买的。

类似于孩子的友谊,很容易建立起来。

【三日鹤】(ABO)忽然飘来了烤鱼味……

alpha人鱼爷×omega国王鹤

大概是我一直没想写的测出来的abo,因为我完全完全不熟悉这个设定且不擅长。

所有的设定如果都是不科学的,除了他们相遇相恋在一起。
放在无神论下,这是科学,放在神俗论下,这是命运。

炸毛呆萌?鹤,其实我想写一个可爱又帅气的国王陛下的,但是……umm……崩人设都是我的错,与鹤鹤无关!!!
……………………………………………………

鹤丸国永是个国王,但是……他却是个omega ,发情期快要来了,国王陛下恹恹的趴在自己的寝店里,拉扯开领口,精巧的锁骨和雪白色的肌肤从浅金色的衣料里露出。

最近他亲爱的臣子们都在关心他的身体问题,即将逼婚……没错,作为国王,他用的omega抑制剂已经是最好的了,但是,这种东西用多了用久了总归是不好的,所以,他的臣子要他尽快迎娶一位alpha“王后”。

在床上翻了个身,鼻翼翕动,他似乎闻见了淡淡的鱼腥气和烤串的味道……眨眨眼睛,鎏金色的眸子里带着丝丝茫然,嗯?谁敢在他的寝宫里烤鱼啊!

国王殿下从床上爬起来,悄悄地走出寝店的大门,看到一边本应该在打扫的侍女和修剪花草的侍女正坐在一起。

“陛下会选鬼丸国纲大人做王后吧。”

“不不不,我觉得温柔的一期一振大人更合适。”

“其实烛台切大人也挺合适的,王宫的事处理的都很好啊!”

“偷偷告诉你,我……不小心看到总管大人和…………吻…。”

“哇!真的么?”

“王宫里消息传播速度真快啊……”感叹的语气带着丝丝复杂。已经人尽皆知了么……国王陛下生无可恋的想着……随即抬手拍拍自己的脸颊,国王陛下振作起来,鼻子吸气,再次寻找那股烤鱼的味道,嗯?到门口反而淡了?是在寝店后面吧……

慢慢的绕到寝宫后面的鹤丸国永看到他的温泉小湖里似乎有个人,烤鱼味也是那边传过来的,再仔细闻闻,好像是烤串的味道,味道越来越清晰了,这人不仅偷偷泡他的温泉,还在温泉边吃烤串!万一不小心弄脏了他的温泉水怎么办!

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打算和那个偷泡他温泉的人理论一下,然后愣在了离温泉还有三米的地方,嗯?鱼尾巴?在他的温泉里煮鱼麽?可是明明有烤串的味道……噫!鱼尾巴动了!眨眨眼睛,有些转不过弯来的国王陛下看着背对他坐在温泉里的某……人鱼?

抬手揉揉眼睛,然后鎏金色的眸子闪闪发亮的大步走到温泉边,探身从人鱼头顶看下去,哦呀……快看他看到了什么!!!原来不是烤串而是烤串味儿的信息素啊……国王陛下愣愣的看着人鱼正在作着不可描述的行为,人鱼的生理结构是这样的么?长见识了,连一条鱼都能是alpha,挺大的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可爱的人类omega,你这样看着别人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不会羞耻麽?”从情欲里抽出思绪的人鱼终于分出心思去应对这个一直看着他的omega。

他早就察觉到有人靠近了,但是没有什么攻击的味道也就只有一个人,他也不慌,浅淡的雨水气息从那个靠近的omega身上散发过来,几不可闻,但是他的嗅觉很好,是他喜欢的味道,说不清是他纵容放任还是有恃无恐,也许两者都有,总之,他让那个人类靠近了他,看到了他。

后仰着头的人鱼看着前俯的国王陛下,正好一上一下对视起来。

国王陛下愣了一会儿,这个人鱼长得真好看啊……

“我叫鹤丸国永,我是国王,你应该叫我陛下!”国王陛下直到听到人鱼说到他看人家那啥那啥还被发现了就有点尴尬,有些心虚的开口报上了自己的姓名,随即慢慢的反应过来,这明明是他的温泉!“明明是你偷闯我的王宫!”

“这是属于我的海域。出现在我海域里的岛也是属于我的。”悠闲的人鱼眨了眨眸子,用着极其好听的语气开口,带着丝丝玩味的声音笃定坚持。丝毫没去在意面前的鹤丸说的什么国王,鹤,是那种白鸟么?

“你的海域?我怎么没听说?”

“我们人鱼成年之后就会有属于自己的海域,这片海域都是我的,是你的岛自己飘到了我的海域,那它就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了。”人鱼开口,同时伸手把还在俯视着他的国王陛下拽下来到温泉里,抬起鱼尾压在人腿上,挣扎着的国王陛下湿透了衣服,依旧没有摆脱人鱼有力的鱼尾。

“我是我自己的!”

“呵……omega小白鸟,要我现在就把你变成我的麽?”

“你别乱来啊!你你你……!”

“我叫三日月宗近。”

“我才不管你叫什么,总之,你不许乱来!”

…………………………………………………
我并不知道分割线里发生了什么,脑补可好
…………………………………………………

“为什么你会泡在我的温泉里?”

“嗯,海域的鱼告诉我,有个岛漂了过来。我就想看看,然后发现了温泉。”

“可你是鱼啊!泡热热的温泉不会被煮熟麽?还有你是怎么到岛上的,明明温泉离海水还有一大段距离,难道你是拖着尾巴爬过来的?”鹤丸国永想象着在干干的沙滩上,因为离开了水死活扑腾却连身都翻不过来的鱼顿时觉得三日月很厉害!

“……”三日月顿了一会儿,随即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离开水可以变出双腿的,所以我是自己走过来的,温泉也不会把我煮熟,如果你是在担心我而不是露出那种可怜我又看好戏的表情我会很高兴的。”

事实上,三日月宗近在海里游着就有点累了,但是人鱼吧,他好像自己摸不到自己的一部分尾巴,召唤了一大群小鱼小虾来给他按摩,本身就带着淡淡的鱼腥气,更是被那些小鱼小虾蹭了一身的海鲜鱼腥味,想要去随便游一游散散味道的,就想起小鱼们说的温泉,好奇之余就想来泡泡,倒是没想过会不会被煮熟,至于在人家温泉里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坐在温泉里,摆了摆尾巴拍起水花,搂着跟他一起泡在水里的鹤丸国永,眯了眯眸子,手指摸到怀里人柔软的颈发上圈绕,目光在人纤长的腿上游移,如果是人鱼的话,他也会有一条比自己短些但是漂亮的尾巴吧,好想摸摸啊,随即手摸到鹤丸国永的大腿上,被人打了个正着。

“鹤,疼……”

————————————————————————

fin.

【三日鹤】おやすみ

那一刻,我是想哭的……

————————————————


大雨彻夜未停。

鹤丸国永彻夜未眠。

鹤丸国永不喜欢黑夜,没有月亮没有光,也不喜欢下雨。因此,结合了黑和雨的夜他尤其讨厌。

也因为这个原因,鹤丸国永在这个雨夜里,纠缠着三日月宗近,和他缠绵,直至天明,直至雨停,随后昏睡在三日月宗近怀里,紧紧勾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
——————————————————

为什么呢——?

因为好想写这个,却只能文力不够的憋着……

【三日鹤】兔子不吃窝边草

本来想写一个比较长一点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缩水变成200字了……



忽然的一天,三日月宗近从兔子窝里跳出来,啃了自家窝边长得十分茂盛的一从草一口,跟在三日月宗近身后准备出门晒晒太阳晒晒兔毛的小狐丸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且来不及阻止。

小狐丸不可置信的盯着三日月宗近,想着要不要扑上去咬死他。

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么?他们三条窝里的三日月宗近是个假兔子吧!

三日月宗近看着隔壁兔子窝门口正抱着一根胡萝卜的鹤丸国永,背对着自己,屁股上的白色毛茸茸短尾巴,眼睛眨眨,蹦了两下,爪子伸过去抓了一把鹤丸国永的尾巴,并且把另一只爪子搁在鹤丸国永腰上摸了摸。

人生得意须尽欢,啃一口窝边的草,摸一把鹤丸的腰,足矣。

【三日鹤】圆月与新月

已经入秋,院中的枫叶渐渐染上醉色,似乎要红成一树照亮夜色的火。

出阵归来的队伍乘着暮色而归,清洗手入,外加用过晚餐之后,已经完全入夜。

三日月宗近披着略显单薄的浴衣回自己房间时经过本丸正厅外视野极好的回廊,回廊处坐着的那一抹雪白身影总要让人疑心大半夜看到了鬼魂。

稍微走近些,三日月宗近看清楚了鹤丸国永,出阵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披着羽织,羽织的帽子兜头扣在脑袋上,端着空空的红漆酒盏,抬头看着天空透亮莹润的圆月。

“鹤丸,月色很好啊。”

鹤丸国永被唤回神,想扭头过来却是把一半的脸都隐进了帽子里,抬手扒开自己的帽檐,羽织从人背后滑落到木地板上。

“月色很美,但是三日月,月色虽然美丽,一直这么抬头看着,脖子又酸又累啊。”

鹤丸国永的手臂抬到肩膀的位置,手落在他自己的后颈处按摩般捏了一把,在夜色中依旧熠熠生辉的鎏金色眼睛看着三日月的眼睛,浓重的夜色里,那一对儿小小的新月还是看得很清楚嘛,可到底是怎么看着自己的啊?

鹤丸国永想不通,看不透。

三日月宗近唇角勾着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矮身把鹤丸国永滑落在回廊地板上的羽织捡起,披到鹤丸肩上,手指顺过鹤丸颈侧的雪色发丝。收回手的一瞬间在袖中握紧,温软的触感似乎一如当年。

三日月宗近走了两步,在鹤丸放了酒的另一侧坐下,抬手拿起酒瓶给鹤丸空了的酒盏添酒,透亮的酒液润泽着酒盏的红。

“这样酒盏里也有一轮月亮了,鹤丸就不必再抬头看了。”

鹤丸国永沉默着,眼睛看着酒盏中的月影,手指微动,酒盏的微漪把月影变成了碎片,潋滟,虚幻。

近乎诡异的沉默,鹤丸侧头去看三日月宗近,然后勾起一抹笑容。

“还真是吓到我了,多谢了。”

“无妨,鹤丸喜欢就好。”

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是让我不要再渴求之意麽?

“喜欢啊。”你给的我都挺喜欢的。“可这次,真是让人难过。”渐渐变小的声音,到最后难过两字时只是唇瓣相碰,连声音都没能发出。

“嗯?鹤丸说什么?”一直看着鹤丸国永,他虽未发声,口型三日月宗近却是记下了的,难过?

“啊…啊……没什么,不必在意,三日月不早点休息麽?出阵很累了吧。”

“还好,拿到了誉,所以并不是很累。”

“那也快回去休息吧,夜很凉了。”

鹤丸国永把酒盏中的酒饮尽,酒盏放回木盘里,鎏金色的眸子里一片澄明,捏着自己羽织的衣襟起身,单手攥住宽大的袖摆伸进羽织的袖子里,羽织穿好,反手到背后摆正自己的帽子。

“也好,鹤丸晚上是要去远征吧。”

“是啊,快到时间出发了。”

看着鹤丸国永穿羽织,三日月宗近也优雅的站了起来。立于鹤丸身侧,眸色稍有波动,视线落在人低着的发顶,手抬起摸上鹤丸头顶。

“走之前,还是想让鹤丸快乐起来才好。”

“?????”

“若是看着天空的圆月脖子会又酸又累,看着杯中的月又让鹤丸难过的话……”三日月宗近的手指从人发顶下滑到人耳侧,手指理过鹤丸国永柔软的颈发,然后捧住鹤丸的脸颊,上前贴近鹤丸的身体低头,额头相贴,眼睛也相距极紧,看着鹤丸国永睁得更大了几分的眸子:“鹤丸看看我这轮新月可好?”

【三——日——鹤】

三日月宗近谈恋爱了而我还单身……

这篇是【三日鹤】大前提的

双鹤一爷。

纯爱!不3P!

一振鹤单身!!!!!(为什么要加这么多感叹号?)

二振鹤被爷地图带回来的,喜欢三日月的美丽强大。

一振鹤讨厌三日月,因为比三日月来本丸要早,比三日月练度高,打架的话大概能赢的那种。

一振鹤和三日月相看两相厌那种。

三日月喜欢二振鹤,有了一振做对比,更觉得二振鹤乖巧可爱,软萌讨喜。

时间轴:三日月和二振鹤谈恋爱之前

一振鹤很清楚的知道二振鹤喜欢三日月,并且完全不能理解二振鹤喜欢三日月什么。

二振鹤对一振鹤持防备状态,因为一振鹤经常整三日月,虽然没怎么成功过。

虽然被一振鹤看透了自己喜欢三日月的事实,却紧咬牙关,死不承认。

一振鹤对二振鹤小小的恶作剧→三日月和二振鹤开始交往的契机→(此处应有车)(本体替换)

详解:一振鹤趁着二振鹤去找三日月喝茶的时候,拿了二振的本体,(那个摸本体身体会有反应的设定)摸啊摸,在三日月身边的二振鹤差点没喊出声,咬紧了牙关无措的握紧茶杯,随后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当着三日月的面,脸颊红成一片,低了头有点儿哆嗦的对三日月说:“忽然想起有点事还没做,改天再来陪你喝茶。”就准备站起来离开。

三日月觉得鹤丸不太对劲,就伸手拉住了鹤丸,刚刚站起来,腿发软的鹤丸因为三日月的动作摔下去,被三日月抱了满怀。

嗯………………………………………………(我的驾照还没考,脑补一下可好……………………)

然后一边告白一边睡了二振鹤!

…………………………

之后……

差不多可以接上之前发的那个…………

本体替换我玩上瘾了。

所以,

还可以有个番外

二振鹤收藏了一把三日月的高仿刀,那种基本无差,但是不会有个三日月蹦出来的那种?

因为练度不同,没办法待在一起的三日月和二振鹤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那什么过。

所以在三日月又被派出去远征的时候,鹤丸拿出那个高仿刀开始欣赏,然后就着被子枕头里三日月的气味,拿着那把仿真刀(!!),但是,三日月远征的时候带错了刀……

很刺激了……

——————————————

没有驾照还想开车,只有翻车在等着我。

【小狐鹤】我的油豆腐又不见了

呜呜呜……我爱你们!

————————————————


小狐丸:“鹤丸国永,你再偷吃我的油豆腐,我就把你当油豆腐吃了。

听清楚了么!”

鹤丸国永:“…………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不过……

【把小狐丸盘子里最后一块儿油豆腐吃掉,自己剥开自己衣襟坐小狐怀里去】

小狐,呐~来吃掉我吧~”

————————————————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