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双鹤】龙胆花


  
  炎炎夏日,蝉声喧嚣。
  
  快速的踏上本丸的回廊,羽织的袖子在燥热的空气里划出一个弧度,不留一丝痕迹,带起丝丝的风,却不能缓解丝毫的燥热,只是,却也顾不得那燥热了,想要马上见到他呢!
  
  “鹤!”带着欢喜的声音从自己嘴唇里传出,——呀嘞呀嘞!这跟预想的可不一样啊!带着丝丝无力的抬起左手想捂住自己的脸,却又因满手的鲜血而作罢。
  
  看着正在内番的白色身影转身看向自己的方向,抬起的左手顺势举过头顶,对着那刃挥动手臂。
  
  血迹斑斑的羽织似乎如愿的吸引了那刃,让他如自己愿的靠近,只是,自己已经没办法装作受了重伤吓那刃了,刚刚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怎么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一身纯白的内番服,和自己一样的银发,一样的金眸,含着笑容的唇角,胸口鼓胀着,脸颊慢慢的升温。
  
  那刃抬手伸向自己——“哇!别靠近我了啊!”连忙后退,阻止他的触碰:“弄脏你衣服很难洗啊!”
  
  虽说染上赤红就更像鹤了,但——我也做不到亲眼看着这些血污玷污我纯白的鹤啊。
  
  “呐!有想要给你的惊喜哦!”对着刃眨眨金色的眸子,把一直放在身后的右手伸出,手里的龙胆花依旧鲜艳娇嫩的开放着,花瓣舒展着优美的弧度,把花束直接捧到刃面前,遮挡住对方看自己的目光,侧过头呼了一口气,试图平息有点慌乱的心情。
  
  面前的刃没有抬手去接花束,时间都变得缓慢了,面颊持续升温……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抬高的右上往下滑落到刃的胸口,往前一送,直接把花按进刃怀里,左手抓住兜帽扣到头上,留下一句气弱的“啊……我去换干净的衣服”转身就跑,绝对不是害羞的!只是……只是衣服上的血渍太难以忍受了!
  
  自己怎么这么蠢!满身血腥味的去送他花……用白色的毛巾漫不经心的擦着湿漉漉的白发,然后换上内番服,看着衣柜里对方的出阵服恍惚,鬼迷心窍一般的抬手把对方的羽织拿起抖开,披在身上,用兜帽遮住脑袋,嗅着刃的气息……
  
  再次回忆起拐过回廊时撇见的那一幕,白皙的手捧着龙胆花束,微微低头嗅着花香,眸子里的温软让已经平息的心跳再次加速的跳动起来……
  
  “龙胆花……果然和他很相衬啊…………”

————————————————————————————
520发糖——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