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三日鹤/珠青】酒吧大作战

ooc属于我,偷偷摸一把眼泪汪汪的鹤~

续上集小黄书大作战,来的酒吧大作战,名字可能有点奇怪,对的,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名字了……

渣文笔请担待~
————————————————————————————

  
  
  
  “三日月,那个,我今天要晚点回家,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嗤——,鹤丸,对着三日月宗近,你怎么怂成这样。”笑面青江毫不留情的嘲讽,一向胆大包天的鹤丸国永怂的打个电话都要提前排练。
  
  
  
  “切——,对着数珠丸你不怂?”
  
  
  
  “…………”
  
  
  
  “行了,青江,快听听,我语气假不假?三日月好难骗,如果被三日月知道我在说谎……那后果我想都不敢想!”
  
  
  
  “放轻松……”
  
  
  
  练习了好一会儿的鹤丸觉得嗓子都要疼了,可怜巴巴的抬头看向青江,青江终于点头了。
  
  
  
  鹤丸的笑容带着兴奋,能骗过三日月就太让人惊喜了!
  
  
  
  “那我打了?”对着通讯录里的三日月宗近,鹤丸又有点怂…………
  
  
  
  “打吧!”青江看着鹤丸,有点无语,当初提议的到底是谁啊!
  
  
  
  鹤丸做了三个深呼吸,拨通了三日月的电话…………
  
  
  
  “三日月哥哥,我……”鹤丸捏着手机,刚刚开口,想说的话就被三日月宗近堵在了喉咙。鼓足的勇气像气球一样被三日月宗近戳了一个口子,瞬间跑光了气,瘪了下来。
  
  
  
  “鹤啊,我下班就去接你。”三日月宗近没听鹤丸想说什么就开口。
  
  
  
  “不用了!三日月,我和青江约好去他家玩。”鹤丸有点儿急的开口,拒绝三日月来接他。然后紧张的等着三日月的答复。
  
  
  
  “这样啊……那我送鹤去吧。”三日月宗近带着轻笑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传到鹤丸的耳朵里,温柔可亲的声音却让鹤丸的额角滴下一滴冷汗。
  
  
  
  “三日月,我自己去就好了!我们已经快到了,就不麻烦你了,你继续忙工作吧!”鹤丸继续说着,三日月好难缠……
  
  
  
  “可是……我已经忙完了,现在就想看到鹤呢。”三日月宗近眯着眼睛,唇角勾着玩味的笑容,逗弄着对他说谎的鹤丸。
  
  
  
  他的鹤最近胆子大了不少啊,都敢和他耍心眼儿了,那么明显,紧张的都喊他三日月哥哥,除了幼儿园,还是一个小白团子的鹤丸喊过他三日月哥哥,之后再也没有过吧。
  
  
  
  “三日月!我!要!自!己!去!”鹤丸带着点愤怒的喊!好气啊!有完没完了!
  
  
  
  “那……好吧,鹤尽量早点回家吧。”三日月宗近终于松了口,他家鹤要炸毛了啊。真好奇啊,小家伙要干什么坏事要骗他。
  
  
  
  眨了眨眼睛,三日月宗近轻笑着,拿起手机,翻找着数珠丸恒次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您好,是数珠丸恒次先生麽,我是三日月宗近。我……………………
                           …………………………好的,就这样。”
  
  
  
  “青江,来吧!”鹤丸推开本丸酒吧的门,然后对着青江开口。
  
  
  
  笑面青江跟着鹤丸踏进酒吧,酒吧里的人还很少,鹤丸拉着青江直奔吧台,吧台后是一个皮肤很黑的青年调酒师,鹤丸笑的欢快的冲着调酒师喊:“小俱利!好久不见了,想我不!”
  
  
  
  “…………”大俱利伽罗无视了鹤丸的话。
  
  
  
  “小俱利你不爱我了!”
  
  
  
  “三日月宗近怎么会让你来酒吧。”大俱利伽罗有点恼怒的开口。
  
  
  
  “哇哦!13个字啊!”
  
  
  
  “鹤丸国永!”
  
  
  
  “好了我闭嘴!不过,小俱利,这是我同桌笑面青江,青江,小俱利是我家邻居……嗯……以前的……。”
  
  
  
  “小俱利~给我们调杯酒吧!”鹤丸撒娇。
  
  
  
  “…………”大俱利伽罗冷着脸,给了两个人一人一杯橙汁。
  
  
  
  鹤丸:“………………”
  
  
  
  青江:“………………”
  
  
  
  “小俱利,我们不要果汁!”
  
  
  
  “未成年……通知光忠。”
  
  
  
  “别,我喝还不行麽……”眼睛转了转的鹤丸拿起杯子,然后用眼神示意青江换地方呆着。
  
  
  
  “青江,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拿酒,你要喝什么?”
  
  
  
  “什么都行啊。”青江随意的很,他四处打量着,对酒吧的环境满意的不得了。
  
  
  
  鹤丸躲过大俱利伽罗跑到了放酒的库房,随意的拎了一瓶红酒,一瓶果酒就跑。
  
  
  
  “哇哦!”鹤丸护住了怀里的酒坐在了地上,他撞到了谁?千万别是光忠啊!
  
  
  
  “欸?鹤酱!”一道稍显稚嫩的声音带着兴奋响起,“你怎么在这里啊!”
  
  
  
  “欸?是贞酱啊!带着我同学来玩,但是小俱利不让我喝酒,我就自己去拿了!贞酱要一起玩麽?”
  
  
  
  “好啊好啊!”太鼓钟贞宗立即加入。
  
  
  
  “青江,这是我发小,太鼓钟贞宗,啊,贞酱,这是我同桌,青江。那么,今晚,狂欢吧!”鹤丸把酒往桌子上一摆,豪气的开口!
  
  
  
  “宗近先生,你确定是这里麽。”数珠丸恒次看着本丸酒吧的招牌,难得的皱了皱眉头……青江越来越…………昨天把他的小黄书换成佛经,想让他洗涤一下污浊的心灵,结果第二天更糟糕了……他觉得他需要和他家弟弟好好的谈谈…………
  
  
  
  “我确定……”三日月宗近也有点头疼,鹤丸胆子越来越大了啊,酒吧这种地方被自己列进黑名单了吧,他居然还敢跑来。
  
  
  
  “数珠丸先生随意,我就去抓我家的那只调皮的鹤了。”三日月笑着下了车,然后径直朝着本丸酒吧的门走去,数珠丸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也跟在了三日月宗近的身后。
  
  
  
  三日月宗近边走边四处看着,喝了一点酒,还很清醒的青江抬头就和三日月宗近对视了,他立马就拉正在和太鼓钟贞宗一起玩闹的鹤丸,鹤丸不解的扭头看青江,青江一抬下巴,示意鹤丸看过去。
  
  
  
  鹤丸就看见了三日月宗近那双含着月牙的眸子,惊讶的揉了揉眼睛,欸?真的是三日月啊!脑子懵了三秒之后,跳起来就要跑。
  
  
  
  三日月宗近快步追过去抓他。青江和太鼓钟贞宗一脸兴味的笑着。
  
  
  
  然而,随意的瞥了一眼门口,青江就笑不出来了!
  
  
  
  夭寿啦!他家不食人间烟火的哥哥居然跑到酒吧来了,青江身体快于意识的就准备跑,离他没多远的数珠丸抬手把一只随身携带的黑白珠串扔了过来,兜头就套在了青江身上。
  
  
  
  因为珠串没跑掉的青江就这么被数珠丸抓了。
  
  
  
  青江:“…………………………”
  
  
  
  数珠丸:“贞次,回家,我们谈谈吧!”
  
  
  
  青江一脸拒绝……但是数珠丸阖着双眸,并不理他。
  
  
  
  青江跟着数珠丸站在酒吧门口,然后看着三日月宗近抱着鹤丸把他抱了出来,死死圈着三日月宗近脖子的鹤丸眼睛红红的,含着泪光。倒是让青江好奇他被三日月宗近怎么了?
  
  
  
  “宗近先生,今天的事,感激不尽。”数珠丸恒次对着三日月宗近道谢。
  
  
  
  “数珠丸先生不必在意,只是举手之劳。”三日月宗近笑着回答,青江忽然明白为什么鹤丸对着三日月宗近能怂成那样了……
  
  
  
  “那么,在下就先带着青江离开了。”数珠丸恒次道别。
  
  
  
  “需要我送两位麽,家鹤说要去数珠丸先生家里玩呢。”
  
  
  
  “三日月…………”乖乖趴在三日月宗近怀里的鹤丸紧了紧抱着三日月脖子的手臂,轻声开口。
  
  
  
  “就不麻烦宗近先生了,再见。”
  
  
  
  “再见。”
  
  
  
  “啊,鹤酱,改天再来玩哦~”太鼓钟贞宗倚着门对趴在三日月怀里的鹤丸挥手。

趴在三日月怀里的鹤丸抖了抖……他真的不敢了…………

————————————————————————

婶婶:“请问三日月宗近先生,你在酒吧抓到鹤丸同学后,对鹤丸同学做了什么?”

三日月宗近:“你猜?”

婶婶:“鹤丸说,爷爷对你做了什么?婶婶给你报仇!”

鹤丸:“……………………呜呜呜呜……三日月混蛋啊!”

评论(2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