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小狐鹤】我家婶婶想要三日月宗近的日常

无药可救的非洲婶婶——

ooc属于我

有感而发……

你说什么感?

大概是我家小狐老婆跑了………

小狐:喵?喵喵喵喵?

————————————————————————

我叫小狐丸,虽然身形很大,但是我叫小狐丸。

我有意识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那个叫鹤丸国永的付丧神。那个付丧神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发色,但是,不管是衣服,还是肤色,都白的要发光。

我看着他睁开眼睛,灿金色的瞳孔,像是太阳一样,小狐我这样想着。

纯白色的付丧神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看起来是个温顺性格的美人啊。

只是,这个想法没过几秒钟就被当事人毁掉了…………

“哟,我是五条家的鹤丸国永。”白色的付丧神说完就拉了我引以为傲的头发……(PS:从此之后,我的头发没有一天不惨遭毒手(pps:当然我甘之如饴(ppps:不要拿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是抖M,只是在秀恩爱撒狗粮而已

事实上,我和鹤丸是这个本丸资历很老的刀了,虽然审神者们都习惯把初始刀当成第一把刀,但是这个本丸还没有审神者的时候,我和鹤丸已经存在这个本丸里了,就等着审神者出现,用灵力赋予我们人身。

之后,我和鹤丸总是一起出阵,真是个漂亮的付丧神啊,总是生机勃勃的和短刀们玩耍,偶尔停留在我身边,对我的毛发下毒手,例如把我的长发扎成麻花辫之类的……

但是,我还是没办法讨厌他,那明媚的笑容,没有一丝阴霾的金色双眸,就像温暖的阳光一样,撒在我的心上。

没多久,我们就在一起了,嗯……虽然没有公开,但是,我们住在同一间屋子里,我想,我们的关系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吧。

噫,还真的有人看不出来啊……我一度怀疑我家审神者眼睛是瞎的,但是,过了这么些时日,我知道我家审神者的眼睛没什么问题,于是,我确定了,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家审神者需要有一个。

我特意去找了药研,但是药研说,脑残这个,没有什么药可以治,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轮到我当近侍的时候,我走进了审神者的部屋,我只想跟审神者说一句mmp……

我看到了我家恋人跟我家兄长的画……天呐……不能再讲了,我的心情很复杂,十分复杂,非常复杂。

审神者看见我盯着她手里的画,然后瞄了我一眼,跟我说:“小狐丸,你喜欢三日月麽?要看本子麽?我有小狐三日的本子哦!要看么要看么………………”

我十分后悔,我为什么没有把本体带在身边………………

对于我家审神者脸黑这件事,我真的非常开心,至今,我家审神者没有除了鹤丸以外的四花,更别提五花刀,我又想起来了审神者的三日鹤本子,兄长大人的脸,会不会真的让鹤丸变心呢…………
当然我就多想了一分钟,担心了一分钟而已,毕竟我家审神者脸那么黑。

今天,审神者来到我和鹤丸的部屋,拉着我和鹤丸去锻刀室,审神者一脸兴奋,跟我和鹤丸说,今天三日月锻率up,所以,找我们帮她锻三日月。

啥?锻三日月?为什么我要帮她锻三日月……

看着审神者一脸虔诚的烧香拜锻刀炉,然后念念有词,“爷爷啊,要小狐有小狐,要鹤丸有鹤丸,求求你,快来吧!………………”

审神者,有句mmp我觉得我必须得和你讲讲才行!

你想着把我媳妇儿送人还要我帮你!
我为什么要给我自己找情敌……

看着审神者的锻刀炉又是130,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130就是我的福音啊,看着130,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

啊,就到这里了,其他的改日再说。

————————————————————————

没眼色的婶婶:小狐丸,锻三日月吧!

小狐丸:不锻。

没颜色的婶婶:“为啥啊!”

小狐丸:“你房间里那些三日鹤的本子………………”

没脑子的婶婶:“啊啊,你说那些啊……诶嘿嘿,小狐你吃醋了麽?我马上就放起来,放到你看不见的地方,以后在你面前,我只看小狐三日!你帮我锻三日月吧!”

小狐丸:“……………………”
(怎么办……我又忘记带本体了……)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