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珠青】兄长大人一起睡麽?

ooc……

对珠子不太了解……

珠子声音意外的让我惊讶……以为会是宗三,江雪那样的,比较软的声音…………
结果……冷冷清清的攻音啊!

当初说好出珠子写珠江……
我搜了一个lo的tag,发现冷到北极点的cp都写的珠青,所以,珠青…………

我是来还愿的………………

————————————————
“青江,你哥哥什么时候来!”审神者拖着青江蹲在锻刀房,看着那用了950木炭,玉钢,冷却材,砥石,还加了一张富的锻刀室,啊,果然……三小时…………

青江看了自家婶一眼,果然啊…………脸那么黑,怎么可能锻出自家兄长呢…………

“总会出的……”青江看了看审神者剩余材料,然后笑着开口,嘛,说不定就能出呢……毕竟非了那么久,说不定欧气又攒了一点呢。四万材料,能锻四十次……再怎么非也能出的吧…………

“青江……我对不起你呜呜呜…………我请不来珠子嘤嘤嘤………………”审神者眼睛里含着泪水,死死的盯着那个3小时,嗷……我的材料……我的御札……没有数珠丸……连个320也没有…………难道真的是三日鹤吸光了我的欧气?
审神者绝望的想着…………

青江无语的看着审神者哭的心力交瘁,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审神者的头,勉强的笑着说:“没事没事,到时候去7-4带回来也可以的。”

“是啊!”审神者停下哭泣,“早点想起来能捞我就不赌了!反正不会出!”审神者一不小心喊了出来,然而喊出来就感觉到一阵杀气从背后传来……嗷……青江………………

审神者一声哀嚎,然后蹭一下就跑……

青江看了审神者的背影,收回目光,看着火炉,然后,毫不手软的清点着材料,一份一份的交给刀匠,送上御札。

刀匠看着材料,替审神者点了一排蜡……

青江看着三小时,一个半小时,然后满脸笑意,眼睛都不眨的把加速符递给刀匠……

锻的次数多了,连青江也有点烦躁……

“最后一份材料,最后一张御札了……”青江看着已经只剩下个位数的某材料……嫌弃了一下婶婶的咸鱼……然后把材料给刀匠……限锻活动都要结束了,兄长大人…………

青江没看刀匠把材料扔进去之后的时间,低着头,闭上眼睛默默地喊着兄长大人……刀匠看着青江闭着眼睛不忍心看的模样,看着那个已经倒数到09:59:00的计时格,默默的拿了审神者一张加速丢了进去。

满锻刀房的花瓣飘舞~伴着“我名为数珠丸恒次…………”的声音,青江刷的一下抬头,然后扑进那个刚落地的刀怀里…………

“兄长大人……我以为…………”青江抱着数珠丸的腰带着哭腔开口……

“青江啊,好久不见。”数珠丸抬手摸了摸青江的头,冷冷清清的声音念出青江的名字,闭着的眼睛也没能睁开。

“兄长大人,我来带你熟悉一下本丸吧!”青江笑着开口。

“好。”数珠丸任凭青江一只手捞起他拖到地上的长发,另一只手牵着他,带他走到各个地方,然后告诉他这是什么地方。

“清光……那个青江边上的…………是数珠丸吧!还是我眼花了?!”审神者手里捧着的水杯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审神者不顾自己被水浸湿的裙子,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主上,是数珠丸恒次。”清光对着审神者说,然后就看到审神者跳起来,准备冲过去,连忙伸手拉住了审神者。

“别拉我……我要去摸摸珠子的大长腿啊!”审神者喊。

“青江会砍了你的……”清光放开审神者然后说。

审神者停下步伐,一脸沮丧……啊!她怎么就这么可怜…………

“兄长大人我们一起睡吧!”青江推开房门,笑着开口。

“…………”数珠丸抬手推了青江的背,把他推进房间…………

“兄长大人,我是说睡一个房间。”

“一起睡吧。”数珠丸上前抱住青江把他压在榻榻米上。

“兄长大人,现在……”青江脸一下子就红了,天……兄长大人离他好近……兄长大人睫毛好长……兄长大人好好看……兄长大人压着他……可是……现在是白天啊…………

“就抱一会儿。”数珠丸开口。“下落不明的那段时间,让青江担心了麽……很想你呢…………”

“兄长大人……”

“在这里可以重聚,真是太好了。”

“这个世上充满了苦难,你的烦心事都由我终结吧。”

“兄长大人,最喜欢你了!”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