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九条天的天是天使的天

好像又跟着入了不少坑,但是长情伴你,此生不渝

那么几个,是永恒啊!

三日鹤本命,小狐鹤预备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枢零,真遥(我爱真琴!)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小狐鹤】小狐丸和小狐丸大人

……你就是你

cp小狐鹤,有提到两次三日月,无关紧要。

似乎看不出来什么情感,有点日久生情的感觉。

————————————————————————————————————

在鹤丸被锻出,付丧神初显,不能显现多久便需要回本体修养,似是一副随时都能消散的模样的时候,五条国永把他带到三条家,说是让鹤丸沾沾三条大人家刀剑付丧神的灵气,身体能更稳定些。

被留在三条家时,显现是在半夜,看到自己来了陌生的地方,倒也不害怕,充满好奇的决定在三条家探险。

至于没走多远就碰到半夜出来觅食的小狐丸,小狐丸看着小小的孩子,安抚了一下自己被忽然出现的影子吓了一跳的心,摸摸发尾决定照顾一下这个刚刚显现的同类,拿着自己的夜宵,坐到一边的回廊上,问鹤丸要不要吃点东西。

鹤丸看着小狐丸手里的食物,凑了过去,坐在一边,慢慢的感觉有些冷了,小狐丸身上传来的温度让他想靠近,至于最后他是怎么坐到小狐丸怀里,还吃掉了小狐丸所有夜宵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狐丸颇有几分情绪低落,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把鹤丸送了回去,趴在小狐丸怀里的孩子,一只胳膊抱着小狐的脖子,一只手则抓了小狐丸宝贝的毛发抚摸。

第二天白天鹤丸倒是出来了,等小狐丸看见的时候他正一副乖巧模样的和还是半大少年模样的三日月坐在一起,拿着一个大福似乎是想让三日月吃。

小狐丸不禁有点担心,三日月那个脾气,不会欺负鹤丸吧,走过去想拦一下鹤丸,让他别惹恼了三日月。

小狐丸想接了那个大福,却被鹤丸护食似的收了回去,连三日月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我……”脑子里转了一圈,颇有几分纠结的鹤丸想起来,这是昨晚那个非常温暖柔软,照顾自己的人,所以不想拿手里的大福给他,但是,他会不会难过,昨晚自己吃掉了他的夜宵,“这个是我送给三日月大人的。”稍一思索,把大福放在旁边的点心盘子里,抬手伸到背后去够自己的兜帽,终于把里面塞着的一个纸包,打开拿出一个大福,递给小狐丸,“这个给你吃!小狐丸!”

看到小狐丸,把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的三日月扔到脑后,抓了小狐丸的手臂,让小狐丸带他去玩。

“为什么三日月是三日月大人,我不是小狐丸大人?”小狐丸低头去看鹤丸,雪白的发丝在阳光里似乎会发光,看起来很柔软,小狐丸想要摸一摸。

“因为小狐丸就是小狐丸。”

“小狐丸,你吃饭时不会吃到头发麽?”

“小狐丸,我帮你扎头发吧!”

“哇!别打我,我真的不会再给你扎辫子了!”

每天听着鹤丸喊小狐丸,小狐丸都习惯了,虽然还是想不通鹤丸为什么喊三日月他们都是三日月大人什么的,只有他,看来自己是特别的啊。

眼睁睁看着脆弱柔软的付丧神个子一天一个样的长起来,虽然还是要比自己矮不少,每天撒欢一样到处跑,一天也不一定见到一次人影,趁着三日月睡着偷偷往他头上攒樱花,给小狐丸塞芥末稻荷寿司,爬上爬下的,倒是在人前乖巧的很。

这样的时光也不错,小狐丸这样想着,坐在回廊上梳着自己的毛发,一边搁着茶水和油豆腐,就看到鹤丸穿着整齐,手背在身后朝他走了过来,纤细的身材,身上却似带了一圈光晕,大大的笑容。

“小狐丸大人。”

对于这个曾经让自己耿耿于怀的称呼,此时听到,小狐丸却觉得有些别扭,没等小狐丸说什么,鹤丸背在身后的手伸出,用纸包着的食物传出好闻的香味,是油豆腐,小狐丸狐疑的看了一眼鹤丸,“不会又加了料吧。”

“怎么会!我特意做给你的!”鹤丸似是一瞬间破功,气呼呼的看着小狐丸,把纸包塞给他,扭头就要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半侧过脑袋,张口说了句什么,风吹乱了鹤丸的发丝,那一瞬间吹起的风,吹走了鹤丸不大的声音,他没听清楚鹤丸说了什么。

但是,他记得,那天之后,鹤丸不见了。

————————————————————————————————

其实,比如,小狐丸第二次看见鹤丸的时候,鹤丸递给三日月吃的大福其实是加料的

还记得小狐丸昨晚的好,所以不想坑小狐丸的鹤鹤,脑子不怎么拐的过弯,但是他那时候就是一块吃的都能收买的。

类似于孩子的友谊,很容易建立起来。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