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仙

🌸仙鹤丸子的笑容由我守护🌸
深陷鹤沼不可自拔
爬墙头ing……全职魏叶/喻黄/……
王者信白/云亮/……
欢迎那什么来着…带我吃好吃的哦~
求投喂啊!

【三日鹤】圆月与新月

已经入秋,院中的枫叶渐渐染上醉色,似乎要红成一树照亮夜色的火。

出阵归来的队伍乘着暮色而归,清洗手入,外加用过晚餐之后,已经完全入夜。

三日月宗近披着略显单薄的浴衣回自己房间时经过本丸正厅外视野极好的回廊,回廊处坐着的那一抹雪白身影总要让人疑心大半夜看到了鬼魂。

稍微走近些,三日月宗近看清楚了鹤丸国永,出阵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披着羽织,羽织的帽子兜头扣在脑袋上,端着空空的红漆酒盏,抬头看着天空透亮莹润的圆月。

“鹤丸,月色很好啊。”

鹤丸国永被唤回神,想扭头过来却是把一半的脸都隐进了帽子里,抬手扒开自己的帽檐,羽织从人背后滑落到木地板上。

“月色很美,但是三日月,月色虽然美丽,一直这么抬头看着,脖子又酸又累啊。”

鹤丸国永的手臂抬到肩膀的位置,手落在他自己的后颈处按摩般捏了一把,在夜色中依旧熠熠生辉的鎏金色眼睛看着三日月的眼睛,浓重的夜色里,那一对儿小小的新月还是看得很清楚嘛,可到底是怎么看着自己的啊?

鹤丸国永想不通,看不透。

三日月宗近唇角勾着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矮身把鹤丸国永滑落在回廊地板上的羽织捡起,披到鹤丸肩上,手指顺过鹤丸颈侧的雪色发丝。收回手的一瞬间在袖中握紧,温软的触感似乎一如当年。

三日月宗近走了两步,在鹤丸放了酒的另一侧坐下,抬手拿起酒瓶给鹤丸空了的酒盏添酒,透亮的酒液润泽着酒盏的红。

“这样酒盏里也有一轮月亮了,鹤丸就不必再抬头看了。”

鹤丸国永沉默着,眼睛看着酒盏中的月影,手指微动,酒盏的微漪把月影变成了碎片,潋滟,虚幻。

近乎诡异的沉默,鹤丸侧头去看三日月宗近,然后勾起一抹笑容。

“还真是吓到我了,多谢了。”

“无妨,鹤丸喜欢就好。”

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是让我不要再渴求之意麽?

“喜欢啊。”你给的我都挺喜欢的。“可这次,真是让人难过。”渐渐变小的声音,到最后难过两字时只是唇瓣相碰,连声音都没能发出。

“嗯?鹤丸说什么?”一直看着鹤丸国永,他虽未发声,口型三日月宗近却是记下了的,难过?

“啊…啊……没什么,不必在意,三日月不早点休息麽?出阵很累了吧。”

“还好,拿到了誉,所以并不是很累。”

“那也快回去休息吧,夜很凉了。”

鹤丸国永把酒盏中的酒饮尽,酒盏放回木盘里,鎏金色的眸子里一片澄明,捏着自己羽织的衣襟起身,单手攥住宽大的袖摆伸进羽织的袖子里,羽织穿好,反手到背后摆正自己的帽子。

“也好,鹤丸晚上是要去远征吧。”

“是啊,快到时间出发了。”

看着鹤丸国永穿羽织,三日月宗近也优雅的站了起来。立于鹤丸身侧,眸色稍有波动,视线落在人低着的发顶,手抬起摸上鹤丸头顶。

“走之前,还是想让鹤丸快乐起来才好。”

“?????”

“若是看着天空的圆月脖子会又酸又累,看着杯中的月又让鹤丸难过的话……”三日月宗近的手指从人发顶下滑到人耳侧,手指理过鹤丸国永柔软的颈发,然后捧住鹤丸的脸颊,上前贴近鹤丸的身体低头,额头相贴,眼睛也相距极紧,看着鹤丸国永睁得更大了几分的眸子:“鹤丸看看我这轮新月可好?”

评论(2)

热度(52)